洗完澡,還準備出門散步、爬山的,漟栱厝俥卻忽地聽到窗外傳來一陣淅瀝的又短促的雨聲。
竟然下雨了? !還出門去散步嗎?
有些猶豫了。
第三條:當市價下破舊有市場頂部時沽出。
第四條:當市價創新低時,是沽出的訊號。作為一個整體的買賣策略,投資者可待市價突破了新高或新低某個幅度,又或收市價為新高或新低價時才作出買賣買賣生意
戶外陰陰的,空氣裡似佈滿了水汽。以為是室內燈光原因,特意拉開窗簾一角,才發現,天氣真的很不好。
就在此刻,又下起了陣雨,並且雨點大而急促,伴隨著幾聲雷鳴。
看來真的不適宜出門了。撐著雨傘,雨中漫步我素來喜歡,可是這雷聲,還有那閃電,卻是我最不喜歡的了。
隱隱的,遠處依然有陣陣雷聲響著。決定了,不出門了,好好的呆在家裡,寫寫字,看看書,或者勤快的把衣服洗了。其實就這樣的在家裡,我應該有很多的事可以做的,只是我不願意、不想做而已。
想起昨日晚上日記時的虎頭蛇尾。確實是有些困、有些寫不下去了。人一犯困,思維都打了折扣一樣,該記起的記不起,早已存於腦海的已似乎全跑掉了一樣葡萄酒
其實昨日在山上應該有些好玩的時候。比如從山北穿過山南的那一瞬間,那一隻狗狗的溫柔又謙遜的一眼。
下午三四點鐘的山上,人不是很多,走到盡頭正欲穿過門洞到另一邊,就在我邁著步子踏過門檻的時候。突然發現一隻大黃狗正站在門邊。
我最先看見的是它的眼睛,它先用清澈的、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了我一眼,然後慢慢的把眼皮半垂,是那樣溫柔又謙卑又謙遜的目送我走過了圍牆。
是的,那眼神如此的溫柔和謙遜,真的很有靈性。
我的心,驀地也變得溫柔和感動,微微的,臉上笑著,溫柔的裝作不在意的看了它一眼,我就走了。
我覺得,我是不應該打擾它的,我更不應該讓它因為我而生出些戒心與防備,甚至惶恐。
那樣溫柔的、善解的眼神,有些人未必也有它的謙謙君子模樣吧。
走了些遠,終於我還是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下面的樹林裡還有兩三隻狗狗。
哦,原來它們結伴一起到野外玩,或許它們也在談戀愛呢。
可愛的生靈!有靈性的生靈!在心裡,對它們突然有了一些新的認識了
無獨有偶,接下來要說的一件小事,也是關於一些小生靈的事了,並且比剛才的更小、更小。
走到山南的這邊,我總有一個習慣,那就是找一個相對曠闊與平坦的地方,靜靜站著,作仰頭、低頭的動作。這樣其實受了曾經上過的拉丁課的影響,鍛煉脖子,不至於脖子上生出多餘肉肉。用瑜伽的說法,這樣對甲狀腺也有按摩的作用。
反正,天天這樣的,我都習慣了。每次爬著、走著有些微汗和氣喘的時候,站在樹下這麼輕鬆的幾分鐘,人頓時的就會精神了許多。
而我常常固定就站在那棵大樹旁,一直都這樣的,從不更改,只是陽光漸暖,樹葉尚未萌發成蔭蓋之勢的時候,刺眼的光終於使我不得不臨時的換下地點。但那棵大樹卻是我最喜歡的地點了。
樹的下方就是禪寺的一方寶塔。如果這樹沾了些靈氣的話,我希望它能夠懂我心裡的祈禱與祝愿。
祝愿親人,祝愿朋友,祝所有人都能夠快樂和幸福。
昨日的下午,我就是站在那棵樹下發現那隻螞蟻的。
就在我低頭的一瞬間,一點小小的蠕動的白色進入我的視線。那是一隻小螞蟻在搬運食物,如果不是那小小的、白色的一點,我是不容易看到螞蟻的,那樣小小的、細細的一點點,在枯黃的尚未腐爛的葉子裡爬著。
樹的四周,都是黃葉,有些大的、仍完整如初的黃葉。倔強的、有一株株的小青草正仰頭升起。它們早早的、勇敢的從土裡冒出來了。難道不是草?難道是從樹上垂下的種子麼?
但那青綠的顏色卻是不容置疑的。
我又仰起了頭,當我再次看那隻小螞蟻的時候,卻不見了。而貌似在另一個的地方,同樣的也爬著這樣一隻辛勤的、正搬運食物的小螞蟻。
我有些糊塗了,是同一隻嗎?但為什麼感覺那一隻應該不在這個方位啊?難道它一下子爬到這裡來了嗎?
就一隻,或兩隻,再也沒有看見其他。
滿地滿地的落葉、野草及斷枝,它們的家究竟在哪呢?會迷路嗎?究竟要走多遠它們方可平安到家,而不丟失那好不容易才尋來的一粒食物呢?
那白白的、小小的一粒,究竟是什麼呢?是遊人路過,吃東西時不小心掉下的碎屑嗎hair care
而那小小的一粒食物究竟是幾個人吃?夠嗎?吃得飽嗎?吃完了,沒有食物了,又該要去哪裡覓食呢?
哎,小小的螞蟻,它也是一條生命,它也有一張嘴啊。
同樣也為它祝福也祈禱:平安,平安。
此刻,窗外似乎依然下著雨,不是很大。下過雨的天空似乎比剛才明亮了一些。從頂樓滴落的雨,很響的滴在樓下的雨棚抑或空調的室外機上,發出啪嗒啪嗒的響聲。
剛才有些矛盾的心情好像漸趨於平靜。
沒什麼了,隨遇而安吧,該怎樣就怎樣。
看看時間,九點過一些,還有點早,該干什麼呢,或許洗衣服、做做清潔?
好像沒有下雨了,但此時已不是很想出門了脫髮問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owersye 的頭像
flowersye

心情的角落

flowersy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