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和為山中小城,位於浙江西南部括蒼山脈的洞宮山和仙霞嶺餘支。縣境內南部山地丘陵起伏,龍泉溪及諸多支流長年衝擊,形成沿岸寬窄不等的山間河谷盆 地。梯田為其主要水稻產糧區。散落於雲和境內的多處梯田,不及雲南元陽梯田(亦稱哈尼梯田)、廣西龍勝梯田那般規模宏大氣勢雄奇。雲和梯田面積不大,卻一 枝獨秀,以玲瓏纖巧著稱如新集團
  梯田:如同梯子一般的田?用田地做成的梯?梯——田,漢語詞庫中最為形象精准的組合。江南山區多梯田,杭州郊外梅家塢、龍井的坡地茶園,自小看得眼熟。西北亦有梯田,幾十年前去大寨,七溝八梁一面坡的石砌旱地梯田,適種玉米。
  而眼前精耕細作的雲和梯田,則是千年稻米文化衍生的水梯田。
  群山逶迤,陽光迎面撲來,俯視崇頭鎮外的山中梯田,好似面對著一座寬大露天體育館。若是早幾個時辰,此處可見著名的“雲和梯田日出”奇景。無論冬夏——太陽每天都攀著濕淋淋、銀閃閃、綠油油或是金燦燦的梯子,從山間的水田裏升起來。
  此時,眼前那些高低起落、依次遞接的田畔,或大或小或長或短,依山就勢形狀各異,順著山坡一塊塊不規則地蜿蜒開去。一層層沉降,通往山窪裏黑瓦白牆的小村落;一層層升高,則通往山頂的雲端去了如新集團
  遠眺層層梯田,猶如面對著一座盤旋陡立的天梯。
  正是清明時節,梯田已開始灌水,咕嘟咕嘟的流水聲箜箜作響,猶如節律均勻的彈撥樂。山水自上而下流入,即使是再小的田池,邊緣都留有缺口,一畦 注滿,便自動流向下一層的田畔,有如大江大河裏一級級的“梯級電站”。田畔蓄滿水後,一畦畦平展展、亮汪汪得晃眼,似有神靈夜半在山上置放了無數面鏡子。 天亮之後,整座山谷成了一個鏡子創意博覽會——弧形橢圓形拱形牛角形簸箕形……一面一面無數面鏡子,順著山坡,妥妥帖帖地鋪展開去。田埂上剛發芽的青草, 一圈圈一道道,為鏡子鑲上了翠綠的鏡框。鏡面朝天,映出藍天裏朵朵浮蕩的白雲……
  尚未到開犁節,幾頭水牛悠然在田間啃著嫩草,田畔裏盛滿明晃晃的清水。這個時節,梯田是透明而寧靜的,給人遐想的空間。水孕萬物,水汽氤氳中,“風光不與四時同”的梯田四季,如同幻象一般浮現:
  梯田在濕潤的微風中蘇醒,一簇簇一行行低矮茁壯的水稻秧,齊刷刷地搖曳,綠茸茸油汪汪,在秧苗底部的空隙裏,閃過熒熒的波光,銀水綠影——那是水靈靈的春梯田。
  春梯田,是一軸淡淡的水墨畫。
  梯田的夏季從綠色中來。由嫩綠而碧綠再墨綠……濃濃的綠、重重的綠,綠得綿密綠得厚重,猶如一針針一線線的刺繡,紮透了梯田的每一層泥土,直到把整座山谷織成綠色的絨毯。
  夏梯田,是一幀精美絕倫的繡品。
  秋季稻熟時,飽滿的稻穗灑下遍地碎金,一座金山谷、滿山金池塘。一層絡黃一層褐黃一層澄黃,稻浪的金色漣漪從山腳一波波升上山頂,又從山頂一波波往下流淌……那是金色的秋梯田如新集團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owersye 的頭像
flowersye

心情的角落

flowersy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