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讓人神經敏感的字眼,讓人內心柔軟的字眼,讓人敢想不敢說的字眼,讓人欲罷不能的字眼……每個人內心都渴望擁有情人,每個人都不敢公開承認自己擁搜尋推廣這個想法。
情人,讓人心潮澎湃也讓人黯然神傷。
  情人是夢,一個美麗蠱惑的夢。情人是毒,一種腐蝕靈魂的毒。
七夕了,牛郎織女這個古老而憂傷的故事又一次引起人們無數的關於情人的話題。那些深深淺淺的思念,那些恍恍惚惚的期盼,那些欲言又止的遮掩,那些海誓山盟的誓言……
  七夕,情人……
我仰望天空,不知道那兩顆讓花心機人驚心動魄的星星距離多遠,不知道它們是不是真的能靠在一起。我也不知道那兩顆星的心裡面是不是真的只有對方。我只能猜,猜它們的內心只有對方,我只想賦予它們美好。
情感豐富的人,總是把太多無法解脫的情感重壓賦予美好的想像,給它冠上飄渺夢幻的色彩,讓它在虛虛實實裡面飛翔,藉此來釋懷自己的壓抑。於是,就有了情人,或現實的情人,或夢中的情人,所以,情人很美,是心靈的歸宿。
情人,有著璀璨琉璃的光,有著海市蜃樓的艷,美的讓人流淚,可是那份美麗轉瞬即逝,留在心中的只靠記憶,永恆的也只是一份記憶,所以那美就成了彩虹,讓人遙望,永遠都有一份幻想,讓人肝腸寸斷。
情人,每個人都想,每個人都怕。
情人,是愛的精華,是傷,也是毒。
世俗的人,總是把情人關係想像的很不堪,認為凡是超出正當夫妻之外的感情都稱為情人關係,認為是卑賤,是下流,是墮落,是傷風敗俗。但也有文人騷客卻極力在讚美這種感情,認為情人是高尚的,真摯的。
  情人到底是什麼?
我想沒有感情或者卑賤的人不配說“情人”這個話題,因為世俗中那些相互利用的男女關係實際上不能稱為情人關係。他們對對方的擁有不是出於感情的需要,而是慾望的需要,當自己的需要滿足之後,對方也就不值一錢,自己不會再在對方的身上有一點點心思,有一點點留戀,這種關係是慾望關係,不是情人關係。真正的情人,不管對方在哪裡,自己心中總有一個地方是他的位置,不管他是不是能夠想起自己,自己時時會思念他,是發自內心的純潔的愛戀,縱然不得相見,也有一根柔軟的絲線和他相牽​​。他們之間沒有利益關係,但是在對方需要的時候懂得雪中送炭,在對方榮耀的時候不去錦上添花,知道進退,會把握分寸,能夠把自己對對方的渴求埋在心底,也能夠奮不顧身去為對方付出真正的情人是燈,黑暗的時候給對方照亮,明亮的時候自動熄滅。情人需要理智、智慧,能夠擺正自己的位置。明白這個,才配去做別人的情人。所以,能夠做的了別人情人的人,最有愛心,最有韌性,最富有犧牲精神。他們也是最讓人同情的,因為他們永遠是站在黑暗中給與對方需要和光明而不計自己得失的人。
情人不一定能夠相守,他們之間總是有遙遙的距離。很多人都因為距離的原因而疲憊,不願意再付出,也就喪失了作為情人的資格。所以,能做成情人的很少,情人是珍貴的。
面對情人的時候,視線架起的橋樑上行走的是赤誠的心。離開情人的時候,是把自身的一部分連血帶肉生生剝離。之後,不管是不是能夠再次相見,對方都銘刻在自己的心中。
記得有一句歌詞唱到“問世間情為何物,只叫人生死相許”,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夠給這句話一個回答。我想回答不出的人多,因為能夠說得清的感情就不是催人淚下的感情了,就像喊出來的痛一樣,或許是痛,但是還有力氣呼喊,這一聲呼喊也能夠減輕一點痛苦,就算不得什麼,要知道真正的疼痛是沒有力氣叫喊的。感情也一樣,去計較得失不是真正的感情,一清二白的感情也不會讓人珍惜。真正的感情喊不出,發不出聲音,卻和呼吸一樣,只能真切地感受,絲絲縷縷銘心刻骨。
情人是兩個人的血淚混合在一起攪拌了無數次,分不清你我的糾纏。
情人是傷,無法醫治的傷,想起來就是疼痛,卻只能疼痛,也許一輩子都不會相見,卻要和生命一起存在或消亡。
情人是毒,蠱惑靈魂的毒,飲下去就是瘋狂,卻義無反顧,可能一輩子都無法解救,卻要和理智一起昇華或湮沒。
感情到了這裡,沒有多少人願意付出,所以情人才越發顯得珍貴。
面對情人的字眼,我思維混亂,所以句子就支離破碎。我真的說不好,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配來說這個話題,有沒有資格來說這個話題,因為我把情人看得很高尚。
又是七夕了,我的夢中情人,我不知道你是誰,也不知道你在哪兒,可我還是想說我愛你,這段文字也是我一個人的,每一個字都攜帶了我的真心實意。或許以後的日子我不再寫這樣的文字,可就算滄海不在,覆水難收,留下的這些文字仍然記錄了我的情和愛,記錄了你我的熟悉和陌生。我想讓我們的愛戀不變,情意永恆。
遙遠的你,記得七夕晚上和我一起看看天上的星星。我看織女星,你看牛郎星。
創作者介紹

心情的角落

flowersy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