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8  
聞名江南的黃橋“荷塘月色濕地公園”位於蘇州古城以北的相城區,它地處虎丘山北麓,是吳文化的發源地。相傳春秋時期這裏是楚相春申君黃歇的封地,先人們不僅在這裏鑿河泄洪,還在這片濕地上引種了楚地的蓮藕,花開一片香。歲月揮之,幾近滄桑,幾千年過去,這片水鄉腹地變得風景如畫,經過修飾擴展,已經形成了以濕地生態系統為依托,集生態旅遊、休閑觀光、荷文化、科普教育和濕地保護於一體的休閑產業園,公園面積五千三百餘畝,配套設施面積七百畝。訂造Comelow 姊妹裙經驗分享成為了國內最大的以荷花為主題的城市濕地公園和國內最大的城市荷花公園,五百多種荷花盡顯現代江南水鄉的詩畫風情。

在文友陪同下走進了荷塘月色公園。對這塊土地我並不陌生,十五年前曾經和北側的蕩口文友一起來過。那次,我受邀在無錫蕩口鎮錢偉長母校采訪,采訪結束那天午後,文友A興致一來就邀我一塊去河塘捕魚,他從家裏扛來了一塊魚網笑著說“走,我們一起去南側的相城黃橋河塘捉大鯽魚去,那兒的野塘多而淺。”在文友帶領下,我們一行五人騎著自行車,來到了屬蘇州地域的相城黃橋河塘。這是一片大小不一的水塘田,放眼眺望,只見河塘四周盡是野草和野花,方形的河塘裏偶有蓮花開放,野氣十足。一些比較清晰的河塘由養魚人承包著,其他的坑坑窪窪的小河塘都屬於野塘。當我們准備赤腳下水拉網時,已看到有三五個農民正用蝦網在水中捕野魚了,他們頭上戴著草帽,黝黑的臉膛上掛著笑意,小魚網在塘溝邊的水草邊移動著,收獲在網裏的活蹦亂跳的大鯽魚看得令人眼饞。於是,我們幾個人不再觀賞了,停靠了自行車,穿著短褲也闖進了青悠悠的水中,我們開始跟隨文友用拖網來來回回地夾擊塘中的魚兒。這拖網真的很管用,可以把塘中的野魚捉到,先後走了三個野塘,就網到了十餘條黑魚,還有每條半斤多重的野鯽魚三十來條……

休息時,在一條小塘裏,我們還看到了十餘枝野生的荷蕩漾在水中央,荷葉中豎立起紅色的尖荷花苞和己經盛開的荷花一起,有蜻蜓立在上面,詩意濃鬱。下河塘摘下荷葉戴在頭上挺有鄉情味。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采摘了塘河中的荷葉,那一次河塘捉魚,給我們留下了難忘的記憶。想不到時隔二十年不到,這裏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深刻的巨變,黃橋已經成為全國荷花最多的地方,昔日的野魚塘和養魚塘已經不見,放眼眺望的河塘已經連成一片,水波蕩漾中的荷綿延無邊,蔚為壯觀。踏上修建在水中的四百米長的木棧道,置身一望無際的荷塘,近距離地走到荷花旁邊觀賞,感受那“接天荷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的自然美景真是十分適意。在這裏,與荷觸手可及。眼前的荷花鋪天蓋地綻放,把整個夏天都鋪在河塘中,藏滿了悠悠的色彩。從葉縫裏透出來的荷花仿佛是一個個剛從夢中醒來的女子,她們半遮著面,在清風裏搖曳著。高高低低的荷葉間,綻放的荷花優雅而清新,那些含苞的花朵怕羞地躲在葉一旁,靜靜等待在陽光下美麗綻放的那一刻。偶爾有一陣微風吹過,荷花和荷葉就隨風輕輕地搖曳開來,它們隨著水波高低起伏著,姿態萬千,淡淡的清香在風中溢動,醉了心海。

走在棧橋上賞荷很有意思,有的荷葉又大又圓,有的荷葉綠熒熒的,有的像一塊碧綠的翡翠盤;有的像插在水中的大傘……它們一片接一片。看著荷花會情不自禁想起宋朝詩人楊萬裏對荷花的贊美:“接天連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在行走中不由自主地在耳邊響起。陽光下清澈的湖水與荷花交相輝映,構成了一幅美麗的“荷花圖”,好看極了。荷塘如此天然野趣,讓人一贊三歎。荷塘中的荷花品中繁多,除了紅色、粉色、白色外,還有花色、橙色、複色等五彩繽紛。花有單瓣、複瓣、重瓣、重臺、千瓣等多種多樣,荷花展現在我們的面前,匯成了一道水上彩色風景,喜歡拍攝荷花的愛好者接踵而來,不斷搶著景頭。碩大的國慶紅、大賀蓮、中山紅臺、紅千葉等等形成了一片水上風光。花色鮮紅、花期能延長至十月的國慶紅最為顯著,它的花蕾為長桃形的,紫紅色,花在微風中態呈飛舞狀,花色十分豔麗耐看。色彩最多的還數是粉色的荷花,它們一朵朵,一簇簇,一片片的相擁一起神態自若,含苞待放的花蕾亭亭玉立,躲在寬大的荷葉後面伸著脖子。有的臉蛋都是緋紅的,看上去是溫文爾雅,楚楚動人;還有的是潔白荷花,盛開的花蕊是鵝黃色的,它們幽雅地開放著,散發著淡淡的清香。葉叢中還露出了話筒般青綠色的蓮蓬,她們夾在花中互相搖曳著,仿佛在互相嬉戲著,招來了蜻蜓在花瓣上面自由翻飛。

看著荷塘中的荷花,不禁又想起了西湖的荷花。那年八月初,去杭州西湖觀荷花,西湖的荷花在白居易“繞廓荷花三十裏”筆下留下了贊美的詩韻。但那些荷都被固定在一個地方生長著。它們生長在斷橋邊,孤山下,花港觀魚的地方,它們斷斷續續的一片,西湖的荷花很美,文化藝術泛著錯落有致的風景……如果說西湖的荷花是西施,那麼黃橋的荷就像貴妃。從占水面積來看,蘇州北相城黃橋的荷花是成片的,大氣的,近千畝的荷花逢水面連成一片,微風吹拂,滿河的清香,忽如荷海起浪傳來的神韻。荷花的品種不僅多且又開得端莊,它們盡情地展示著柔美、大氣、清秀。真是“接天荷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呵。來自南美洲的王蓮靜靜地浮在水面上,吸引了眾人的目光。這種被稱之為“世界上最大的蓮”的圓形葉片直徑達兩米多,一個個巨大的圓盤布滿了水面。聽公園管理人員介紹:那看似薄如蟬翼的王蓮葉面,還可以承重幾十公斤的重量不下沉。一位遊者聽了,興致盎然地帶著小孩放在玉蓮上面要試試,玉蓮像個圓圓的盆,穩穩當當地托住了小孩不沉,令岸上的遊客拍手歡呼叫好,於是,拍照的攝影的都爭相趕過來,人群立刻圍滿了堤岸。

蓮是荷中之王,它們在水中連成一片青了一河水,文友告訴我:這種蓮原生長於南美熱帶雨林,生命力極其旺盛,它的花朵白天是白色的,晚上開出來卻是紅色的,是一種會變色的花。它們在傍晚時開出的花呈白色,翌晨就閉合,第二天午後再度開放花就又變成紅色,到了第三天它們的花就變成粉紅色,然後慢慢沉入水中。聽文友娓娓而談收獲頗多。在黃橋荷花塘身臨其境,才知道它的確珍貴。它們浮在碧水上,素雅清淡,豔而不俗,粉嬌而不媚。站在湖邊看著風吹荷動和香氣襲人的情景,瞬時賞心悅目,心曠神怡。這些美麗的花朵在這裏的河塘裏經過演化,就像小女孩長到大姑娘一樣變得越發魅力四射。

公園賞荷外還可蕩舟河塘。坐上一條遊覽的烏篷船,看船工悠悠揮舟其中,親手觸摸近距離的荷花,自由自在地在水上空間行走,真是賞心悅目的一種幸福。在河中看百荷流香,似入仙境。近距離親吻荷花是一種眼福和甜美。眼見水中粉紅色的荷花,有的橫生於水中,婉約飄逸,擎出水面,有的露出一絲粉紅,楚楚嫵媚,有的看似初戀的女孩顯得有些羞澀,似有些膽怯;有的躲在葉的身後,數落著陽光投落水中的影子,嬌嫩的花瓣,鮮豔的顏色,豐滿又神奇。花搖,葉動,耳畔似在發出習習的聲音。亭亭玉立的荷蓮在一汪碧水中散發著沁人清香。偶爾還會看到小魚鳥從荷葉叢中突然竄出來飛起,它們的身影驚動了荷葉上的小青蛙,跟著從荷葉上跳躍起來撲通一聲落入水中,荷葉片片在風中翻動著,搖晃著,是讀不盡的風情萬種。有人在舟上還誦著朱自清的關於荷花的散文,似撥著一把吉它在輕輕地彈唱一首誦荷的歌曲,讓人心生迷戀。賞荷,當然還會想起周敦頤的《愛蓮說》。“水陸草木之花,可愛者甚繁。晉陶淵明獨愛菊,自李唐來,世人甚愛牡丹。予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周敦頤先生筆下的荷,盡顯荷之神色美。也想起朱自清先生筆下的荷,先生描盡荷之形色美,想到“好花還需綠葉扶”的名言。忽又見那大大的,圓圓的,翠綠翠綠的葉子在水面上迎面撲來,似親密無間的朋友。風拂過,浮起一波一波的綠浪。它們互相展示著,映襯著,不氣餒,不招搖,自得其樂!

透過柳枝的縫隙,見鋪滿池塘的睡蓮,荷葉也大得驚人,片片皆有面盆甚至鍋蓋那般大,厚實、蒼碧、擠擠挨挨的,其間又夾雜了些蒲草,更見野性。這樣的賞荷一直到了傍晚,文友笑著說:“既來之則安之,今晚請你一塊賞月,當一會現代的朱自清。”盛情難卻,我答應了。吃過晚飯,我們又踏上了荷塘。月光落在那一樹樹柳絮上,輕薄的一層月色,如綢紗般的飄渺,河塘裏的荷與明月對望,似在竊竊耳語,綻放成一片月下美景。水似乎在月光下變得幽藍幽藍的,閃爍著柔柔的銀子般的光芒。站在荷堤上賞荷,感覺那月是掛在河裏的,又宛如一顆璀璨的明珠在荷葉中鑽進鑽出,像是有多少月亮藏在其中捉著迷藏,銀白中帶著金黃色的。碧綠寬大的荷葉,層層疊疊。文友誦讀起朱自清的《荷塘月色》,便是遊興大發:“月光如流水一般,靜靜地瀉在這一片葉子和花上。薄薄的青霧浮起在荷塘裏。葉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過一樣;又像籠著輕紗的夢。雖然是滿月,天上卻有一層淡淡的雲,所以不能朗照;但我以為這恰是到了好處——酣眠固不可少,小睡也別有風味的……”賞荷讀名篇,真是樂在其中。

在靜夜中走著,月光裏的荷塘變得神秘又希冀。月光照在荷葉的四周,漸漸地漫溢開來,會是看到那些荷花似睡著了一般。就像朱自清《荷塘月色》裏說到的“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彌望的是田田的葉子。葉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舞女的裙。層層的葉子中間,零星地點綴著些白花,有嫋娜地開著的,有羞澀地打著朵兒的;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裏的星星,又如剛出浴的美人……”賞荷想荷,從朱自清先生筆下又躍動出荷的柔美和靈動。我不禁想:在相城黃橋的這片片荷葉和朵朵鮮荷中,Claire Hsu早已融入了百年文化的神韻,這是一種時代的驕傲,是別樣的欣賞和愉快。踏著月光下斑駁的樹影,輕輕吸著溢滿荷香在夜色中流動的空氣,對著滿塘的荷凝視很久,心底留下了一片荷的天地,靜下心來便可與她脈脈相息。坐在夜色朦朧的荷塘邊,只見四周的燈光一齊打開,上有月光,下有彩色燈光,相互輝映,成為觀荷中的又一道美景。品一壺清香撲鼻的蘇州東山的碧螺春茶,在月色中欣賞高低錯落、風情萬種的荷葉和花,再透過清香碧綠的荷葉,反觀天空中的明月,耳邊又響起悠揚的江南絲竹,愜意無處不在。千畝荷塘在無數彩燈的點綴下綿延千裏,蔚為壯觀。

踏上木棧橋,又置身立體感極強的荷葉中,近距離觀察種類各異的荷花,嘖嘖聲此起彼伏。在這樣的月光下什麼都可以想,什麼都可以不想。俯下身來,掬一把碧水塗在臉上,讓青翠生機勃勃的荷香醉進心房,會有一種出淤泥而不染的清爽和高尚的感覺。有“景在人中、人在畫中”的獨有的相城夜的荷塘特色。除了在棧橋上賞月觀荷,去外形酷似世博中國館的荷月樓走走,也是賞荷的好去處,站在觀荷臺上,也可以把整個夜色融合在燈光中的荷景收錄眼底。是的,人們在緊張的工餘之後到荷塘來走走看看,不僅是一種休閑和放松,而且還能解除憂愁和心中的煩惱。到荷塘透透空氣,就會賞心悅目,就會幸福得心曠神怡,因為這裏會給每個人帶來意外的收獲,就像是到了神秘的世外桃源一般。可不是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owersye 的頭像
flowersye

心情的角落

flowersy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