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風吹著草叢,向西,一大片,一大片周向榮醫生的枯黃漫延至湖邊的小路。淩亂的風,吹皺了衣角;衣角上翻的線條,又吹傷了心。枯草狼藉的路旁,一種被叫做傷感的氣息,浸透了呼吸;一對走過的牽著手的情侶,溫柔了腳步,濕潤了背影。

flowersy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